返回列表 发新帖

托婴机构标准缺失存监管盲区 业界希望尽快出台细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放开,社区托婴中心逐渐火了起来。然而,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有关托婴行业审批和监管处于盲区。在《民促法》出台之前,符合法律规定的托婴中心在工商局以教育咨询公司的名义获得营业执照。托婴中心不仅没有标准和规范,监管部门也不明确。《民促法》落地之后,业界希望细则尽快出台,统一申办程序和行业标准,这样资本进入该领域后,才能实现快速复制,满足市场刚需。归口管理不明确2013年“单独二孩”政策发布之后,2014年新生儿达1692万,2016年“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比上一年新增130万新生儿。新生儿的增加使得托婴市场迅速扩容。“托管0-3岁婴儿的托婴中心是近两年兴起的一种新业态,目前还没有大的品牌机构,大部分托婴公司刚刚完成天使轮融资。”北京大学孕婴童产业课题组常务副组长张华表示。据了解,多乐小熊、朋恩、真爱幼幼以及在新三板上市的爱乐祺等日托品牌拓展较快。托婴市场目前被业界所看好,做托婴中心需要在哪里注册?北京商报记者在北京市海淀区某工商所了解到,注册托婴中心,需要当地区教委做前置审批。然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某区教委负责人表示:“教委负责学前教育的科室没有做过托婴中心的前置审批。幼儿园的审批归教委,托婴中心这个领域是否是教委审批,还没有相关政策。”尽管托婴中心的申办程序没有明确,但是托婴中心的老板们有办法拓展自己的业务。据了解,目前存在的托婴中心以教育咨询公司的名义在工商局注册,做托婴业务。“我们公司在2001年做早教和托婴中心时,是在当地工商局注册,消防局审批。”一家不愿透露公司名称的托婴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多乐小熊在北京有11家托婴中心,全国将近50家。北京商报记者从托婴机构多乐小熊了解到,多乐小熊的加盟商有些是在当地工商局注册教育咨询类或者教育科技类公司。不同省市的托婴中心申办政策不一样,申办程序也不一样。据了解,上海市现有的托育机构建设标准,仅能参照2005年版《上海市普通幼儿园建设标准》和2006年《上海市民办早期教养服务机构管理规定》,业界认为,准入门槛过高,制约市场、企业和社会力量的参与。“拿不到营业执照,不少托婴中心就‘黑’着干,这导致托婴中心良莠不齐。”张华表示。谈到有关托婴中心申办,全国没有统一程序的问题,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朱建新表示,目前托婴中心的业务不仅仅涉及到教育部门,也涉及到卫生部门。至于归哪个部门管,是教委、卫计委、工商、还是妇联?现在没有明确。据了解,北京市曾经出台《北京市托幼园所分级分类验收标准及细则》,然而据业内人士表示,在实际作中,幼儿园分类分级,但托婴中心没有分类分级。住建部在2016年10月出台了《托儿所、幼儿园建筑设计规范》,对托儿所的面积、选址、班级人数、卫生条件做了规定。 “目前民办幼儿园进行审批时,当地工商局会依照这些标准进行核查,然后决定是否给营业执照。然而,由于在工商局注册为教育咨询公司,托婴中心就会逃过工商局核查装修的环节,大部分托婴中心在开业时就未达到装修标准。”张华表示,运营后又没有确定的监管主体,托婴中心运营的质量很难保证。标准缺失“没有专业标准,无法监管。”北京市某区教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南京市一家托婴机构谈到选择教师的标准时对媒体表示,一般会选择优秀的学前教育专业人才做机构的教师,教师有教师资格证,最好也有育婴证。而另一家托婴机构多乐小熊聘用教师是另外一个标准,该机构工作人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多乐小熊工作的教师需要在八州水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培训。而八州水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是一家儿童早教系统开发与服务为一体的教育科研机构。“教师上岗没有标准,日托课程没有标准,因此没有办法进行考核。”全国幼教联盟秘书长孙纲表示。托婴机构的教师没有统一的专业标准,0-3岁早期教育的专业人才也很缺乏。“现在首师大的学前教育专业,是针对3-6岁的幼儿教育所设置的专业,而0-3岁没有细分专业。”首都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学院院长王建平讲道。不仅高校没有0-3岁的学前教育专业设置,我国的大部分职业高中、职业院校也没有0-3岁早期教育专业的设置。朱建新建议,托婴中心不仅要有人才培养标准,还要有早期教育的专业课程标准、玩教具的设计标准。另外,托婴中心还应有设置标准。这些标准要由卫计委、教委、妇联、民政、工商等部门来共同制定。“有的托婴机构教师穿着园服去逛商场,家长就会不满意,逛商场会带回好多细菌,那么在托婴机构的服务标准中就要加入教师在园外不能穿园服等。”资本谨慎进入“全面二孩”政策放开,托婴机构成为刚需,一个月嫂带一个孩子成本很高,1个月嫂带5个孩子成本就会低下来,况且小孩子之间有互动,有利于成长。这样的经济账托婴中心资方算得很清楚,然而,资本进入托婴领域却比较谨慎。“我们刚投了一家托婴中心,目前正在做示范园。示范园的标准做好之后,再快速复制。”丹诚资本投资总监蒋麒霖讲道。他透露,现在托婴中心大部分属于微亏状态。“托婴中心成本回收期较长,是3-5年。人力成本高,合格的育婴嫂非常少。”监管部门不明确,没有行业标准,蒋麒霖预测,尽管不少托婴中心经过了天使轮融资,但短时间内资本大量涌入的可能性不大。《民促法》今年9月1日已经落地,然而针对托婴机构的作细则还没有出台。“有的托婴机构想做营利性的,可以去工商局注册,有的想做非营利性的,可以去民政局注册。至于托婴中心在注册前,是在教委还是在卫计委备案,目前还没有定论。”在一家日托早教机构工作多年的高管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民促法》细则落地、相关部门组织制定出标准后,资本在托婴行业投入有了切入点,就会大量涌入,高质量的托婴机构才会越来越多。”业内人士预测。深圳网络营销公司深圳网络推广公司www.bfweb.c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